3522vip
个人资料
木容
木容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3,739,830
  • 关注人气:1,565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评论
3522vip
留言
3522vip
友情链接
访客
3522vip
好友
3522vip
3522vip
标签:

2020

villach

飞言飞语

健身

减肥

分类: 俺的侄儿
疫情宅家期间,肥肉长太多,于是我抱怨的声音可能是大了一点。于是前几天,我侄子飞飞找我视频。没有开场白,没有寒暄,没有过度,上来就是:
姑姑,你看我给你示范几个动作。你只要每天坚持做,不到一个星期你就会瘦下去的!
来,看,每天先这样做80个俯卧撑(标准示范俯卧撑若干个)~~~
好,接下来,再做120个仰卧起坐(立刻躺倒开始示范)~~~
然后,你要这样跳一分钟(示范)~~~
好,换一个姿势,这样再跳一分钟(示范)~~~
接下来……(各种高难度动作示范)~~~
结束的时候,可以做一个比较轻松的平板支撑。来,你看,这样撑个一两分钟也就够了。
最后,跳跃运动,结束。

他强行授课的过程中,我多次试图打断他,告诉他:
你姑姑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做不了三十个仰卧起坐,现如今,更是一个都做不起来~~~(被忽视)
你这个动作需要强大的大腿和腹部力量做支撑,你姑姑我做不到啊~~~(没反应)
平板支撑我十秒都撑不住~~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20-06-24 02:43)
标签:

2020

奥地利

villach

樱桃

分类: 生活
因为疫情以及过敏,今年我生生错过了所有春季的美景。所以,当我最近重新开始健走运动的时候,发现路边的樱桃树都已经结果了。


在我每天运动的路上,大约能有四五棵这样的樱桃树。而且,据我观察,靠小河边的樱桃树结出来的樱桃肯定比另一边的樱桃好吃。证据如下:
  

最近这几天走路,总能在河岸边的樱桃树下看到几位大叔大婶。通常的场景就是这样。一位身手利落的同志爬到树上,根据树下同志们的指点辣手折下一枝枝挂满果的树枝。然后几个人在树下或坐或站,一边大声唠嗑,一边吃着樱桃,别提多惬意了。而小路对过的樱桃树,树枝低垂都没有人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20-06-15 02:08)
标签:

2020

杂谈

分类: 生活
最近一段时间,有一位可爱的博友很有耐心地在从头开始翻看我的博客。看到她喜欢的,会点个赞。于是我饶有兴趣地跟着她的喜好也一一读了一遍。阅读的过程中,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跃入脑海心间。于是很庆幸自己这些年没有偷懒,一直坚持记录着生活里的喜怒哀乐,点点滴滴。这样,哪怕以后记忆衰退了,我还有自己写下的故事可以看看。多好!也特别感谢这位可爱的博友‘过油肉拌面’,这么执着地慢慢翻看着这些生活琐事!

于是,在回顾中,我看到了2007年春节前后的,不下三篇博文,每一篇都从不同的角度,以不同的音量,拗着不同的姿势,矫情地叫嚣着一个主题,那就是:
哎呀,哎呀,完蛋了,人家现在胖死了,都106斤了,不活了,不活了……

然后,2020年,又胖了不止十斤,但依然坚强活着的我,坐在电脑前看着2007年矫情得不要不要的自己,云淡风轻一笑,心说:你看,做人啊,不能太矫情。不能随便立flag。不然,就只能坐等打脸。再看看现在的我,就比十几年前的自己聪明多了。知道中年发福是一只不可遏制的历史车轮,所以,我现在虽然也天天觉得自己胖,想减肥,但再也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2020

文化

学习

杂谈

既然写到了学习,就分享一点点我学习的快乐呗。

大家看到我读的书,可能会觉得有些违和。佛,道,医各有起码一本。但老实说,我每天交替着看着几本书,越看就越觉得和谐,越来越多会有那种‘会心一笑’的瞬间。越是读到后来,越是感觉大道归一;越来越相信,儒释道以及耶稣基督,真主安拉出现在差不多年代不是一个随机事件;

举个例子:说到‘名’的事儿。
道家说:’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……吾不知其名,字之曰道;强为之名,曰大‘。
佛家说:’……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,则非世界,是名世界‘。
虽然,被‘名’之物有大小,性质之别,但就‘命名’的本意上,这两者何其相似?!

又说到‘上帝’。《圣经》说,上帝造了世间万物,当然也捎带手造了人。但如果你要问:又是谁创造了上帝呢?那么,就会有人告诉你:这是一个不可以追问的问题。上帝是‘自因’,祂就是始终都存在的,超出了我们能够理解的范畴,所以,勉强给了祂一个名字叫做‘上帝’,好让大家顶礼膜拜。而不是让我们来追问的。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2020

文化

学习

杂谈

分类: 说学逗唱
最近每天沉浸在学习当中。居然坚持了两个月,有一点小小的成就感,不写下来不足以平息心中的喜悦。

要说起来,这整件事情的源头起于早前我写过的一件事情:我一个好朋友让我给她小学生的儿子点赞。因为点赞资格是要靠答对人家小学国学题来获取的。信心满满的我第一天就遭遇到了人生一次重大的滑铁卢。十题我答不对五题!自那以后,我就走上了各种网上答题的不归路。

然后就去到了美国,陪我侄子学中文。学习过程中,接二连三发生提笔忘字的事情,以至于我侄子都开始怀疑他姑姑小学有没有毕业。痛定思痛,在朋友的安慰,鼓励,出谋划策下,我开始了抄各种经文。并且在开始不久以后就发现,繁体字实际上很好看,而且比简体字有逻辑得多。于是,我开始学习写繁体字。之后又有一天,我突然想起好多年前我外婆给我写的一封信。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收到中国旧知识分子风格的书信。竖着写的,而且是白底红条纹的信笺。外婆写的繁体字,字迹娟秀而挺拔。一看就是一个有着非常扎实毛笔字功底的人。想起了这封信的美好,于是我也开始竖着写字,果然发现比横着写好看得多。不信,你也试试。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2019

飞言飞语

美国团聚

闲谈

杂谈

分类: 俺的侄儿
最近在视频里看飞,觉得他好像又长大了一些。虽然还是小姑娘般的嗓门儿,但脸型,身高以及整个气质都有了将要从少年到青年转变的迹象。看这疫情的发展趋势,约摸着再见到他应该都是明年的事儿了,而那时候,他肯定就比我都要高了。进入了中二时期的男孩子,可能都不怎么愿意搭理我们这些‘不可理喻’的大人了,就更不要说跟姑姑亲亲热热钻在一个被窝儿里聊闲天儿了,所以,作为2019年相聚的终篇,我一定要记下这大约是他作为一个小孩子留给姑姑最后的甜美回忆。

血缘是个神奇的东西。飞长到十几岁,我们姑侄俩见面的次数真的很少,相处的时间加加拢可能都不到一年。但每次见面的亲切和自然,就好像我们天天是生活在一处一样。要说,我同我弟是这种相处模式,不奇怪。毕竟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;跟弟媳妇认识这么多年,能这样相处也很自然;跟飞能这样,就不得不说是血缘的关系了。想想都很神奇并且美好。

飞有个小习惯,就是在不用上学的早上,早早地跑到我房间,然后挤进我的被子里来。当然,他来的目的是多种多样的:有纯粹就是为了跟我聊个天儿,比如看到了什么好小说啊,或是昨天遇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2020

饮食

闲谈

杂谈

分类: 俺的侄儿
我发现,这年头儿,做个男孩子,还是很不容易的。看我同学们家里的孩子们,虽然在高考前,不论男女,基本都是两手不沾阳春水,但是高考之后,那个待遇就差得远了。女孩子们,基本都是打扮得美美的,每天各种吃喝玩乐;而男孩子们,多多少少都要开始学习做家务了,尤其做饭。真的不是我不明白,这世界变化太快了!

还记得当年高考完了那时候,我们成群结队轮流去同学家里玩,记忆中,有一回去到一位王同学家里,大热天,他很贴心地进厨房想给我们找点凉白开。进去没有半分钟,我们眼前就划过他奶奶矫健的身影,直接给他推出来,还跟我们说:一个男孩子,怎么能进厨房?!这就不是男人该去的地方!惊讶过后我们一打听,嘿,这位同学果然是‘君子远庖厨’,打小儿,只要奶奶在家,基本就不能进厨房,而他奶奶一直都在。其他的男同学,没有这么夸张,但基本也是啥事儿不会做。记得有个同学在我家跟我娘唠嗑的时候,随手帮着摘了两根菜叶,回头还显摆了好久说是自己会做家务呢!当然,那时候,能干的男孩子也有,我就有两位入得了厨房的男同学,他们的厨艺那时候就非常了得。但一细想,这两位,一个家里有个哥哥;一个家里不仅有个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2020

villach

奥地利

过敏

健康

分类: 生活
许久没有尝到花粉症滋味的我,在过去的这些天里是认认真真地,一丝不苟地,变本加厉地好好复习了一次。

想到有朋友劝我多运动。于是在一个头天晚上下过雨的下午,我出门走了四公里。那天温度其实挺好,二十度,天气晴朗,空气清新。虽然河边的空气中充盈着蒲公英的种子,但以我之前的经验,我对蒲公英种子应该不过敏,而且我还戴了口罩,所以义无反顾地走完了四公里。中间有几个瞬间,我感觉有风吹进我的后脖颈子,并不冷的风,居然吹得我打了好几个寒颤。当时我把衣领竖了起来,并没有当回事。

结果第二天早上,便感觉到了轻微的头痛。这样的头痛我偶尔有之,并没有太当回事,早上还出去溜达着买了一圈菜。午饭以后,我便感觉到身体极其沉重,这些天习惯了随时倒下的我也没含糊,立时就倒下了。倒下的时候,头并没有怎么痛。

没有想到的是,大约半个小时以后,睡着了的我居然被头痛醒了。这个经验对我来说很新鲜,人生第一回呀!从前都是头痛的时候,只要睡着了,就不痛了。而这一痛,非同凡响,我立刻从床上爬起来去找止痛药了。说起来,我是一个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2020

villach

奥地利

树粉

过敏

分类: 生活
记得大约是十二,三岁那时候吧,我就开始了和过敏长达几十年的,大约要至死方休的这一场爱恨情仇。注意,这里‘爱恨情仇’是个偏义词,偏的是‘恨’和‘仇’。一年四季我都有对应的季节性过敏症状,加之许多其他的过敏原,我过敏的人生真的是五光十色,色彩斑斓,难于上青天啊!

而对应春天的,最严重的过敏就是树粉过敏。很多朋友都不知道还有树粉这种东西,老实说,我自己也是在大约十几年前,从我那树粉过敏到只剩下一口气的弟弟那里知道的。之前,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花粉过敏。现在想来,春天开的花并没有那么集中且数量巨大。

话说树也是会开花结果的。雌性的树开了花需要雄性的树授粉才能结果。简单来说,雌树负责开花,雄树负责撒粉。每到四月,万木逢春,便开始了他们的开花授粉。树粉颗粒比较大,就是说,它比较重,飞不了很远,除非有大风,一般树粉都是落在雄树的周边。下面是我从一张动图里面截屏下来的树粉传播的场面,大家来品一品树粉的威猛。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2020

奥地利

villach

新冠

疫情

上周一开始,除了超市和药店,奥地利部分店家也被允许营业了。我上周出门了两趟,发现,小城的生活开始慢慢在恢复原样了。

步行街上的店面基本都开始营业了。就是对进店的人数好像是有限制。基本上,店面小的,一次只允许有一个客人入内。店面大一些的,应该是有几个店员便能一次进几个顾客(超市除外)。我那天迫不及待去干洗店送洗冬天的衣物,没有注意贴在门上的告示,也没有留意店里还有一位老太太客人,推门就进去了,结果被里面的小姑娘店员大声请出去了,颇尴尬…… 回来的路上,路过一家户外活动用品商店,门口竟然排着一拉溜儿七八位客人。这欧洲人到底是有多热爱户外活动啊!

周五的时候出门,发现我家楼下每周五一次的有机农贸市场居然也开始营业了。我溜达了一圈,发现前来摆摊儿的商家比之前不减反增了几个。而前来购物的顾客人数同之前相比也差不多。我扫了一眼,市场里戴口罩的人大约占了不到三分之一,还有那么五分之一的同志手里都拎着一个口罩。这些口罩大部分看上去像是自己做的。每个人的脸上都笑容绽放。街边每一条长椅上都坐着三两个人,每个人都仰靠在椅背上一脸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  

3522vip 版权所有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